你的位置:首頁 > 清洗百科

上海化學清洗淺談不當引起的腐蝕案例

2019/6/6 11:54:48點擊:
上海化學清洗淺談不當引起的腐蝕案例

1
空冷器鋁翅片酸洗腐蝕
某石化工廠芳烴聯合裝置有較多空冷器,碳鋼管內走烴,管外鋁翅片通過風機鼓風散熱。經長久運行,鋁翅片上沉積塵垢油膩,影響冷卻效果,需噴淋清洗,曾采用5%HCl+Lan826+表麵活性劑或5%HNO3+Lan826+表麵活性劑,雖基本能去除表麵塵垢油汙,但鋁翅片並不光亮,為此在上述清洗劑中再加少量HF。經噴淋,雖然鋁翅片表麵“煥然一新”,但仔細觀察鋁翅片已嚴重腐蝕,有的甚至薄如紙片。


2
鈦銅複水器化學清洗與腐蝕 
某石化廠乙烯裝置采用海水冷卻的複水器,原用黃銅管束,後因腐蝕泄漏改用鈦管束,殼體為原碳鋼,兩側水室或封頭仍用原黃銅複層。管程走海水,殼程走蒸汽,經一階段運行,殼程沉積含矽的氧化鐵垢需要清洗,某公司采用10%HNO3+0.5%HF+固體緩蝕劑。緩蝕劑隻能避免鋼殼體的腐蝕,而不能減緩HF對鈦管的腐蝕,可將酸洗時間控製<1h,但多次酸洗鈦管仍會減薄。管程走海水基本無垢,但廠方要求再對管程清洗,用清洗過殼程的酸液對鈦管本來沒有必要鈍化,但施工人員自作主張用亞硝酸鈉(加氨水調pH)鈍化,這樣不僅藥品浪費,而且因加氨的亞硝酸鈉對水室內壁複合的銅會造成侵蝕,還有可能誘發SCC。經及時製止,排除鈍化液,再用清水反複衝洗,才避免事故。


3
銅冷卻器化學清洗及腐蝕
某石化廠空調係統由銅冷卻器與碳鋼管道等組成,因結垢冷卻效果差,用4%檸檬酸銨,85~90℃清洗,發生銅管穿孔泄漏,後經焊補恢複使用。一年後因結垢,再次停車清洗,為了安全,采用10%氨基磺酸+Lan826,並用該廠副產50℃熱水配酸洗液,為徹底清除厚垢,清洗時間延續了8h,結果發生銅管泄漏,分析原因可能是清洗時間過長,原有泄漏處銅焊有缺陷,除垢暴露造成泄漏。也可能是酸洗溫度超過60℃,氨基磺酸分解生成酸性硫銨,而引起腐蝕。


4
PTA不鏽鋼/鈦加氫反應器堿洗與開裂
某石化廠PTA裝置加氫反應器由美國引進材質為三層複合(碳鋼+304L+鈦),但鈦複層未采用焊接結構,而使不鏽鋼焊縫暴露於工藝介質中。該反應器介質為 PTA+H2+H2O,溫度275℃,壓力6.8~7.3MPa,為提高Pd/C催化劑活性,需不定期進行不停車堿洗,采用5%NaOH(後改為1%NaOH),溫度275℃,時間1h。經5年運行後開罐檢視發現不鏽鋼焊縫共11處開裂19條裂紋,經補焊次年大修又發現多條裂紋。經分析屬於穿晶和沿晶混合型的SCC,很可能是由於高溫堿洗造成的SCC。


5
PTA不鏽鋼設備係統堿洗與開裂
另一石化廠PTA裝置加氫反應器由日本引進,采用鋼+304L+鈦三層複合,投運18年更換。近年由美國引進采用鋼+304L兩層複合,由於擴能,Pd/C催化劑性能受到影響,需定期用堿洗提高其活性,延長使用壽命。由於堿洗是在不停車狀態下進行,與正常生產的壓力(7.2 MPa)溫度(282℃)相同,並不是僅對加氫反應器一台設備,而串連了其餘17台設備進行係統堿洗。這些設備除幾台鈦製外,大多為304L製造的結晶器、離心機、母液槽等。堿洗采用1.5%NaOH。雖然加氫反應器尚未發現堿脆,但存在隱患。問題是其後麵的不鏽鋼設備陸續發現了SCC,如離心機筒體擋板發生龜裂脆斷,金相與能譜分析證實為Cl-引起的穿晶SCC。母液槽在汽液界麵上出現SCC網狀裂紋,為此被迫更換。幾台結晶器的不鏽鋼攪拌漿葉也發現了SCC。分析堿洗采用的NaOH含有的NaCl為0.04%。雖然堿洗液中含少量Cl-,可能有減緩堿脆的作用。但堿洗後,雖經純水衝洗,總難免殘留少量的Cl-,在投運後設備內壁沉積PTA漿料垢,在垢下Cl-濃縮造成了不鏽鋼氯脆。